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 首頁 提點子 已婚女子捍衛自己的權益

提議者Ching

已婚女子捍衛自己的權益

尚須0個附議

已附議:7505

附議期限倒數

時間已截止

提議內容或建議事項

優生保健法第九條的規定,未婚女孩可以引用第六款的規定,也就是因為懷孕或生產,會影響心理健康或家庭生活時,自己決定要不要生下這個孩子。但是,已婚的女孩呢?根據但書的規定,引用這個條款,必須要配偶同意。

 

已婚懷孕,除非被性侵、胎兒有遺傳病、重大缺陷、母體生下孩子會有生命危險等等,否則必須經過配偶同意,才能合法墮胎。這個規定可惡的地方在於,生下孩子會不會影響健康或家庭生活,必須是配偶「一起」決定,配偶不簽名,孩子就一定得要生下來。

丈夫外遇生子,為什麼第三者要不要拿掉小孩,不用妻子同意?

優生保健法第九條的但書一定要修正,這是一種剝奪女性身體自主權的法令。如果未婚墮胎可以引用第六款的規定,不應該在結婚後,就要配偶同意才能引用第六款。

 


利益與影響

 

在有配偶的情況下,懷孕的女人除了優生保健法第9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五款這五種不可抗力、無法選擇的情況外,對於自己懷了孕是否生下孩子的決定,無法自主。倘若配偶拒絕同意實行人工流產手術,那麼妻子就必須忍受懷孕期間的種種不適。

若有外遇中的丈夫、或有言語暴力的丈夫,在尚未得到相關證據時,能夠保障自己。


相關連結

權責機關

主辦單位 衛生福利部 

  • 279關注

機關回應

  • 回應日期

    2021-02-01

  • 回應機關

    衛生福利部


參採情形

      鑑於現行優生保健法第9條第2項之配偶同意規定,有違CEDAW公約,依規定應行修法,又經本部多次召開研商會議討論,亦共識應刪除人工流產配偶同意規定,回歸CEDAW公約精神。另按司法院釋字第791號解釋理由書見解指出,婚姻關係中個人人格自主(包括性自主權)之重要性,已更加受到肯定與重視,而婚姻所承載之社會功能則趨於相對化,又兩性地位之實質平等,受憲法之保障,國家負有消除性別歧視,以促進兩性地位實質平等之義務(憲法增修條文第10條第6項規定參照)。從而,平等且和諧的婚姻關係,有關生育之決定,配偶間自會共同決定,但明文立法要求一定要經配偶同意或通知配偶,反而會導致配偶對弱勢婦女的身體自主權取得否決權,無法獲得憲法上基本權利保障之實質平等,爰本部國民健康署刻正擬具優生保健法修正草案,有關該法第9條第2項之人工流產配偶同意規定,將予以修正。


分析說明

一、現行規定:
      依優生保健法法第9條第2項規定略以:已婚懷孕婦女有配偶者,依同條第1項第6款「因懷孕或生產,將影響其心理健康或家庭生活」規定施行人工流產,應得配偶同意。但配偶生死不明或無意識或精神錯亂,不在此限。

 

二、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下稱CEDAW公約)規定:
      優生保健法第9條第2項之人工流產配偶同意規定,有違CEDAW公約第12條「締約各國應採取一切適當措施以消除在保健方面對婦女的歧視,保證她們在男女平等的基礎上取得各種包括有關計劃生育的保健服務。」及第16條第1項第(e)款「締約各國應採取一切適當措施,消除在有關婚姻和家庭關係的一切事務上對婦女的歧視,並特別應保證婦女在男女平等的基礎上:有相同的權利自由負責地決定子女人數和生育間隔,並有機會使婦女獲得行使這種權利的知識、教育和方法」規定,依「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施行法」規定,應行修法。

 

三、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有關人工流產同意權修法建議:
      106年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87點次決議:修正優生保健法第9條關於未成年人、有配偶婦女之人工流產決定權相關規定,俾落實女性自主權,建議應增設不需得配偶同意之例外條款,並在意見不一時,適度引入司法或行政爭端解決機制。

 

四、過往修法歷程及爭議:
      優生保健法自74年起施行,因部分條文已不符社會期待與需求,自95年起已3次擬修法草案(更名為生育保健法)送請立法院審議,皆因立法院未完成審議及立法委員屆期不續審,分別於97年、101年及105年退回行政機關再檢討。主要修法爭議為人工流產配偶同意權、是否增加人工流產輔導諮商與思考期等。


研商辦理情形

一、聯繫提案人瞭解議題訴求:

      本部已於109年12月13日舉辦提案人訴求釐清視訊會議,經提案人確認其訴求為:刪除優生保健法第9條第2項,已婚懷孕婦女依「因懷孕或生產,將影響其心理健康或家庭生活」施行人工流產,應得配偶同意之規定 (會議紀錄如附加檔案1)。

 

二、人工流產之配偶同意規定存廢爭議:

      反對刪除配偶同意規定者認為:家庭由夫婦建立,懷孕是雙方合作而有,如不經配偶同意,將破壞家庭和諧及婚姻價值;贊成刪除者則認為:女性為妊娠風險主要承擔者,應維護其身體自主權,且夫妻關係良好時,不須法律規定亦會與配偶討論是否人工流產;但夫妻關係有問題時,取得配偶同意反而造成不必要的衝突與限制,不應讓配偶同意規定,對婦女造成不當負擔。

 

三、過往相關會議研商情形:

      本部前因應司法改革國是會議之人工流產同意權修法建議,自106年起業邀集醫學、倫理、法律、性平、兒福領域專家,召開多場會議討論增設人工流產不需得同意之例外條款,如在婚姻中遭受家暴、已經進行離婚程序之懷孕婦女,施行人工流產不需經配偶同意,惟考量增設之例外條款,需懷孕婦女在可施行人工流產期間內,快速提出客觀具體之明確事證,可能對婦女形成不當負擔,亦增加醫師實務上查證困擾,仍不符CEDAW公約,且全世界僅少數國家仍有人工流產配偶同意規定(亞洲為我國、日本及南韓),又基於平等且和諧的婚姻關係中,有關生育之決定,配偶自會共同決定,但明文立法要求一定要經配偶同意或通知配偶,反而會導致配偶對弱勢婦女的身體自主權取得否決權,有違平等原則,爰多數與會專家均同意,應刪除人工流產配偶同意規定,回歸CEDAW公約精神,尊重婦女生育自主權。


參採情形

      鑑於現行優生保健法第9條第2項之配偶同意規定,有違CEDAW公約,依規定應行修法,又經本部多次召開研商會議討論,亦共識應刪除人工流產配偶同意規定,回歸CEDAW公約精神。另按司法院釋字第791號解釋理由書見解指出,婚姻關係中個人人格自主(包括性自主權)之重要性,已更加受到肯定與重視,而婚姻所承載之社會功能則趨於相對化,又兩性地位之實質平等,受憲法之保障,國家負有消除性別歧視,以促進兩性地位實質平等之義務(憲法增修條文第10條第6項規定參照)。從而,平等且和諧的婚姻關係,有關生育之決定,配偶間自會共同決定,但明文立法要求一定要經配偶同意或通知配偶,反而會導致配偶對弱勢婦女的身體自主權取得否決權,無法獲得憲法上基本權利保障之實質平等,爰本部國民健康署刻正擬具優生保健法修正草案,有關該法第9條第2項之人工流產配偶同意規定,將予以修正。


後續推動規劃

      本部國民健康署刻正擬具優生保健法修正草案(將更名為生育保健法),並將續為辦理法案預告作業,預告期間將彙整回應各界意見後,依法制作業程序陳報行政院。

  • 回應日期

    2020-12-07

  • 回應機關

    衛生福利部


分析說明

      感謝提案人Ching及所有關注此議題的網友,本部已接收到各位的連署,以下初步說明本部針對此連署案的回應規劃。

 

      根據國發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實施要點》第8點規定,本部須於2個月內〈109年2月1日前〉完成具體回應。辦理時程初步規劃如下:

  • Step1 問題釐清– 109年12月16日(成案2週內)前,聯繫提案人釐清並確認提案內容。
  • Step2討論研議– 110年1月31日(屆期前)前,進行訴求研析及可行性評估,必要時召開會議徵詢意見。
  • Step3正式回應–110年2月1日 (2個月內)前,將本部正式回應在平臺上公開。

 

      在最後的正式回應刊登前,我們也會在過程中視進度將研議進展在此平臺和大家分享。再次感謝提案人與各位網友的連署,請各位靜候我們的正式回應。

 
附議名單

編輯附議想法

剩餘500字可輸入(包含標點符號在內限500字以下)。

常見問題與改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