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航空城被迫遷的廟宇】大園福海宮無形文化資產「飛輦轎、過金火」完整保存歷史現場100米祭儀空間

提議者 YOKW

已附議194 (時間已截止)

目前進度

點擊顯示前一個提議進度 點擊顯示後一個提議進度
提案
2019-04-08
檢核
2019-04-08
檢核通過,自次日進入附議階段
不通過
2019-06-07
【航空城被迫遷的廟宇】大園福海宮無形文化資產「飛輦轎、過金火」完整保存歷史現場100米祭儀空間

提議內容或建議事項

🔥廟的迫遷,需要你的關心!!

👉面對航空城開發,福海宮期盼能保留足夠的空間,讓信仰與儀式得以延續。
  
👉一旦「桃園航空城」機場用地徵收完成,福海宮周邊的聚落都將拆遷。未來將只剩福海宮孤零零地嵌在基地內,靠一條羊腸小徑連結外邊。

👉廟方:保留一百米變十米;兩千人規模慶典怎麼做?

👉「飛輦轎、過金火」被桃園縣府指定為「無形文化資產」。現在若因徵收而縮減廟體外的空間,儀式恐因此被截斷。「我們質疑的有兩點:第一是無形文化資產怎麼保存好?第二是當初願意保留一百米,為什麼又縮減?」

👉「我告訴官員,要拆遷就自己來向神明講!」
  
今週刊:當桃園航空城起飛 遇上福海宮的神明
https://reurl.cc/W0kLk

🔥試問:無形文化資產的神聖空間、祭儀的文化路徑,要保留完整的無形文化資產,不用有足夠的空間嗎?

面對航空城開發,福海宮期盼能保留足夠的空間,讓信仰與儀式得以延續,但區段徵收關係所有權利人,民航局強調保留面積得兼顧公平性。

一旦「桃園航空城」機場用地徵收完成,福海宮周邊的聚落都將拆遷。未來將只剩福海宮孤零零地嵌在基地內,靠一條羊腸小徑連結外邊。

位於桃園市大園區竹圍村的福海宮,供奉的是漳州信仰的「輔信王公」,一八五四年建廟至今,已有一百六十多年歷史,廟裡的主神——輔信王公是從中國請來的真身。一九九○年福海宮失火燒毀,「整間廟都沒了,只有神像沒事。」福海宮執行祕書陳建松笑著敘述過往神蹟:「木頭的神像,毫髮無傷耶。」

根據民俗學家、輔大進修部宗教系兼任講師謝宗榮推測,靠海的竹圍村一路往內陸延伸到桃園市區、大溪等地,都是漳州人的聚落,「每年王爺生日時,竹圍一路到大溪,都會舉辦慶典。」謝宗榮指著地圖,畫了一道由西北向東南、竹圍到大溪的弧線。他初步推論,這道弧線以竹圍為起點,應該是當年漳州人在桃園發展的路徑。

在地一百六十多年、乘載王爺信仰與漳州聚落居民凝聚力的宮廟,「也在今年登錄為歷史建物。」陳建松說道。但二○一二年桃園航空城計畫啟動,福海宮與周邊的竹圍村落在預定新建的第三跑道尾端,不可避免地成了被徵收的對象。福海宮拒絕徵收,「我告訴官員,要拆遷就自己來向神明講!」陳建松說道。

廟方:保留一百米變十米
兩千人規模慶典怎麼做?

一三年二月交通部、營建署和桃園縣政府(現已升格為桃園市)齊聚福海宮,「那天他們輪番拿出各種方案,問神明同不同意,擲筊好幾次神明都不願意。」陳建松說道。後來幾經協調,廟體終於獲得保留。中央大學土木系教授林志棟也強調,目前最新版本的擴建案中,福海宮在飛安、排水、工程等都無影響,已不被歸類為跑道障礙物,寺廟在高度上並不會影響飛機的起降、符合國際標準,原地保留是完全沒問題的。

不過保留之外,另一個難題來了:廟體外還剩多少空地?原本一三年七月內政部公開展覽的規畫中,福海宮周邊保留了一百米的空地,這些空地被規畫作為公園、廣場、停車場。但隔一年再次公展的圖中,外圍保留的空地僅剩左右兩側各十米、前後約二十米的範圍。

廟體外的空地保留面積大小,關係到福海宮的慶典儀式是否有足夠空間舉行,「(空地)剩這麼小,這樣我們慶典儀式要怎麼做?」陳建松顯得苦惱。

福海宮每年農曆三月初八重要祭典——輔信王公聖誕那天,光是參加慶典儀式的人超過兩千,還有絡繹不絕的信眾。慶典上,福海宮會進行特有儀式「飛輦轎、過金火」。陳建松說,一三年九月,「飛輦轎、過金火」被桃園縣府指定為「無形文化資產」。現在若因徵收而縮減廟體外的空間,儀式恐因此被截斷。「我們質疑的有兩點:第一是無形文化資產怎麼保存好?第二是當初願意保留一百米,為什麼又縮減?」陳建松語氣無奈。

對於福海宮的疑問,民航局機場工程處處長范孝倫解釋,福海宮的保存得分兩個層次:在廟體保存上,評估後認為廟體保留不至於影響飛安,所以同意保留,「但因為福海宮位在跑道附近,在安全考量下,不論空地留大、留小,燒金紙、放沖天炮等儀式會受到限制。」

民航局:聚落將遷移
規畫公共設施會變「專用」

至於外部空地縮減的問題,范孝倫解釋,機場用地屬區段徵收,被徵收者能得到多少補償,和持有土地大小有關。福海宮地保留面積得由廟地大小換算。

而原本規畫在福海宮周邊畫設公園、廣場、停車場等公共設施,讓福海宮腹地增加,但後來卻又刪除,范孝倫說,因為這會牽涉到「公平性」問題。他解釋,福海宮周邊的聚落遷移到機場另一側,但公共設施卻沒有規畫在聚落附近,而是放在福海宮旁邊,「等於變成它專用,這樣會被質疑。」

因此一四年公展的規畫圖,僅根據廟方持有土地換算保留面積,而不再將綠地、停車場劃在福海宮周邊。「我們尊重它的文資身分,但保留還是得講求『公平性』啦。」

民航局擔憂保留的「公平性」,不過桃園市政府技監蔡宗烈卻認為,福海宮原先規畫保留土地不過六公頃,占一千多公頃的航空城徵收案比例相當低,對於徵收住戶的權益影響應該不大。

保留大小關乎「儀式」進行,廟方在意「儀式」恐因空間不足而遭截斷,不過台中教育大學台灣語文學系副教授林茂賢認為,福海宮的「飛輦轎、過金火」等儀式並沒有和「地域」綁在一起,若外部空地不足,「把王爺請出去到外面辦也可以。」

利益與影響

學者:空間縮減阻礙儀式
對文資保存也是一種傷害

而曾擔任福海宮文資審議委員之一的謝宗榮則認為,文化宗教的傳承得有「載體」,「載體」包括建築、空間,強迫讓空間縮減到無法進行儀式,對文資保存是一種傷害。林志棟也認為,「一個宗廟一定要有廟埕,如果沒有廟埕,宗廟就沒有意義了,就像人要呼吸一樣。」

目前航空城預計將在十月召開都市計畫審議。對於福海宮處境,謝宗榮感到無奈,「『風土民情』,得先有風土,才會延伸出民情。一旦竹圍村搬遷,風土也跟著消失。」因此即便儀式存在,但輔信王公的信仰將在竹圍村徵收底定時,從內在遭到破壞。

當開發勢在必行,原有的在地生活形態與信仰都得因此變動。即便福海宮得以留下,但當年漳州信仰凝聚而成的聚落也可能不復存在。面對預計即將召開的營建署都市計畫委員會,陳建松說:「後續該怎麼辦,還得再看看神明的意思吧。」

(1)無形文化資產全區保留
(2)不用等到歷史現場消失了才再造
(3)完整保存傳統祭儀神聖空間及文化路徑。

19 已關注 關注

附議名單

2020-11-12
 
資料共筆,

您也許感興趣的點子還有...

您也許感興趣的眾開講政策還有...

您也許感興趣的審計議題還有...

另開新視窗前往全民來join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