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 首頁 提點子 開放單身女可以合法施行『人工受孕』及『試管嬰兒』

提議者Shu Kai Wu

開放單身女可以合法施行『人工受孕』及『試管嬰兒』

  • 分享至

尚須0個附議

已附議:5124

附議期限倒數

時間已截止

提議內容或建議事項

目前人工生殖法僅適用不孕夫妻,適用對象侷限,每個人應享有平等的生育權,故提議『開放單身女可以合法使用人工受孕及試管嬰兒來懷有自己的孩子』

女同志對孩子的渴望的故事參考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725-taiwan-same-sex-marriage/


利益與影響

(1) 讓台灣單身女享有『平等的生育權』,落實憲法的人生而平等

(2) 可望『提昇生育率』


權責機關

主辦單位 衛生福利部 

  • 184關注

機關回應

  • 回應日期

    2018-06-12 (已編輯)

  • 回應機關

    衛生福利部


參採情形

       本案經召開協作會議傾聽各方意見,並蒐集國際允許單身女性或同性伴侶施行人工生殖情形、相關國際公約規範、國際相關文獻、協作會議與會人員意見與社會相關討論(如下彙整之研議資料),有關「放寬人工生殖適用對象」是否符合兒童最佳利益、國內社會文化、風俗民情,衛生福利部認為尚需更多實證,作為決策之參考。


分析說明

 一、人工生殖法立法意旨

       我國人工生殖法第一條明定「為健全人工生殖之發展,保障不孕夫妻、人工生殖子女與捐贈人之權益,維護國民之倫理及健康,特制訂本法。」因此基於維護生命之倫理及尊嚴,人工生殖醫學技術係為治療不孕,協助不孕夫妻達成受孕生育目的,並應考量人工生殖子女的權益,包括成長及被妥善照顧之權利。

二、大法官釋字第748號有關同婚解釋

       106年5月24日司法院公布大法官釋字第748號,有關民法第4編第2章婚姻規定,未使相同性別二人成立婚姻關係,有違憲法保障婚姻自由及人民平等之意旨。該解釋文僅就同志成立婚姻關係之權益做解釋,不及於其他。惟同志生養子女之權益,於該解釋文公布後,時有相關探討。

三、本案緣起

       近年我國性別平等意識普及化,及國人晚婚遲育之趨勢,部分單身者希望藉由人工生殖生育下一代,並主張依聯合國通過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第12條「締約各國應採取一切適當措施以消除在保健方面對婦女的歧視,保證她們在男女平等的基礎上取得各種包括有關計劃生育的保健服務」規定,建議政府應開放單身者使用人工生殖技術,與異性夫妻享有相同權益。107年1月4日民眾於公共政策網路平台提案「開放單身女可以合法施行『人工受孕』及『試管嬰兒』」,並於60日內達5000份連署附議成案。


研商辦理情形

 一、聯繫提案人瞭解議題訴求:

       107年3月2日電洽提案人釐清其訴求主要有二,一為建議放寬人工生殖法適用對象,不論何種性傾向及是否結婚,均可適用;二為建議刪除人工生殖法第16條第8款,有關不得使用境外輸入之捐贈生殖細胞施行人工生殖的規定,以利未來能合法利用國外精子銀行取得精子以施行人工生殖。

附檔:107年3月2日電話紀錄。

二、協作會議:

     107年4月13日就本案召開開放政府第30次協作會議,邀集提案人、附議人、利害關係人及相關政府機關共同與會,針對訴求一「建議放寬人工生殖法適用對象」議題,與會者皆同意以兒童最佳利益為考量,惟對於何謂「兒童最佳利益」並無共識。正方認為只要有家庭成員支持,不一定要「一父一母」;反方則認為家庭中應有真正男性父親,對子女才是最佳利益。針對訴求二「建議刪除人工生殖法第16條第8款」,經主責單位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署說明第16條第8款立法意旨,係考量境外輸入之捐贈生殖細胞,可能引進境外人種之特殊遺傳疾病,及與會醫學代表補充說明後,與會者未有進一步討論。該次會議結論如下:

(一)與會者多認同目前台灣社會多元化的家庭組成。

(二)本議題尚需蒐集更多實證研究,以支持正反雙方之論點。

(三)仍需蒐集了解允許單身女性施行人工生殖之國家,可能面臨之衝擊及相關配套措施。

相關紀錄請參閱以下連結:

107年4月13日協作會議紀錄:https://goo.gl/4o4igP

議題手冊:https://hackmd.io/c/Byg3w0-if/https%3A%2F%2Fhackmd.io%2Fs%2FSyjLfCZif


參採情形

       本案經召開協作會議傾聽各方意見,並蒐集國際允許單身女性或同性伴侶施行人工生殖情形、相關國際公約規範、國際相關文獻、協作會議與會人員意見與社會相關討論(如下彙整之研議資料),有關「放寬人工生殖適用對象」是否符合兒童最佳利益、國內社會文化、風俗民情,衛生福利部認為尚需更多實證,作為決策之參考。


後續推動規劃

 一、據瞭解,法國2013年討論同性婚姻議題時,曾引發數十萬人上街反對,造成社會不同聲音之衝突,未來討論擴大人工生殖適用對象,可能再度激化對立。有關我國單身者是否可施行人工生殖議題,涉及兒童最佳利益、生命倫理、社會文化、風俗民情等考量,我國社會對此議題亦尚無共識。衛生福利部未來將適時與相關研究單位合作,蒐集國內外針對「異性父母、同性婚姻、單身者施行人工生殖所生子女,其心理發展及相關權益之比較與探討」相關文獻,進行統合分析,以為決策之參考。

二、人工生殖法令修法,必須考量各面向之顧慮及調和,對於是否開放單身者使用人工生殖技術,衛生福利部將持續關注各界對此議題之看法,在社會和諧,避免造成衝突與對立下,審慎依民情及社會期待納入綜合評估。

 

研議資料彙整

一、國際允許單身女性或同性伴侶施行人工生殖情形

       2016年美國國際生育醫學聯合會統計世界58個國家,依法令或指引規範人工生殖施行對象,以異性婚姻關係為限者計31國,單身女性得適用者計35國,女同志得適用者計28國。〈https://journals.lww.com/grh/Fulltext/2016/09000/IFFS_Surveillance_2016.1.aspx

二、相關國際公約規範

(一)兒童權利公約(中文翻譯源自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網頁<https://www.sfaa.gov.tw/SFAA/Pages/List.aspx?nodeid=586>公開資訊

1.第3條第1款
所有關係兒童之事務,無論是由公私社會福利機構、法院、行政機關或立法機關作為,均應以兒童最佳利益為優先考量。

In all actions concerning children, whether undertaken by public or private social welfare institutions, courts of law, administrative authorities or legislative bodies, the best interests of the child shall be a primary consideration.

2.第7條第1款

兒童於出生後應立即被登記,並自出生起即應有取得姓名及國籍之權利,並於儘可能的範圍內有知其父母並受父母照顧的權利。

The child shall be registered immediately after birth and shall have the right from birth to a name, the right to acquire a nationality and. as far as possible, the right to know and be cared for by his or her parents.

3.第9條第1款

締約國應確保不違背兒童父母的意願而使兒童與父母分離。

States Parties shall ensure that a child shall not be separated from his or her parents against their will.

4.第18條第1款

締約國應盡其最大努力,確保父母雙方對兒童之養育及發展負共同責任的原則獲得確認。父母、或視情況而定的法定監護人對兒童之養育及發展負擔主要責任。兒童之最佳利益應為其基本考量。

States Parties shall use their best efforts to ensure recognition of the principle that both parents have common responsibilities for the upbringing and development of the child. Parents or, as the case may be, legal guardians, have the primary responsibility for the upbringing and development of the child. The best interests of the child will be their basic concern.

 

(二)兒權第5號一般性意見「執行兒童權利公約的一般措施」

一、導言

12.整個政府、議會和司法機構必須孕育一種兒童權利觀點,方可全面而有效地執行《公約》,尤其是按照委員會所明確為一般原則的《公約》下列條款行事:

第 3 條第 1 款:關於兒童的一切行動,均應以兒童的最大利益為一種首要考慮。該條提及“公私社會福利機構、法院、行政當局或立法機構”採取的行動。該原則要求政府、議會和司法機構都要採取積極措施。每個立法、行政和司法機關都必須採用最大利益原則,系統地審查其所作出的決定和採取的行動在目前或以後將會對兒童權利和利益產生何種影響,例如,擬議或現行法律或政策或行政行動或法院判決,包括與兒童沒有直接關係、但對兒童產生間接影響的那些政策或行動。

12.The development of a children’s rights perspective throughout Government, parliament and the judiciary is required for effective implementation of the whole Convention and, in particular, in the light of the following articles in the Convention identified by the Committee as general principles, Article 3 (1): the best interests of the child as a primary consideration in allactions concerning children. The article refers to actions undertaken by “public or private social welfare institutions, courts of law, administrative authorities or legislative bodies”. The principle requires active measures throughout Government, parliament and the judiciary. Every legislative, administrative and judicial body or institution is required to apply the best interests principle by systematically considering how children’s rights and interests are or will be affected by their decisions and actions - by, for example, a proposed or existing law or policy or administrative action or court decision, including those which are not directly concerned with children, but indirectly affect children.

 

(三)兒權第7號一般性意見「在幼兒期落實兒童權利」

五、父母的責任和締約國提供的協助

18.尊重父母的作用。《公約》第 18 條重申,父母或法定監護人對於促進兒童的成長和福利負有主要責任,兒童的最大利益是他們關注的重要問題(第 18 條第1 款和第 27 條第 2 款)。締約國應尊重父母、母親及父親的首要地位。這包括不使子女與父母分離的義務,除非這種分離符合兒童的最大利益(第 9 條)。

18. Respecting parental roles. Article 18 of the Convention reaffirms that parents or legal guardians have the primary responsibility for promoting children’s development and well-being, with the child’s best interests as their basic concern (arts. 18.1 and 27.2). States parties should respect the primacy of parents, mothers and fathers. This includes the obligation not to separate children from their parents, unless it is in the child’s best interests (art. 9).

19.社會趨勢和家庭的作用。《公約》強調,“父母雙方對兒童的養育和發展負有共同責任”,父親和母親被視為平等的養育人(第 18 條第 1 款)。委員會指出,實際上,許多地區的家庭形態是可變的,而且正在發展變化,如同提供父母支援的非正規網絡資源,整體趨勢是:家庭規模、父母作用和子女撫養安排方面的多樣性增強。這些趨勢與幼兒尤其相關,因為對他們的身心發育和個性的形成最為有利的,是少數穩定、悉心關愛的關係。通常,這些關係是母親、父親、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和大家庭其他成員以及專門從事兒童保育和教育工作的人員的某種組合。委員會認識到,其中的每一種關係都會以獨特方式有助於《公約》之下的兒童權利的實現,而且多種不同的家庭形態或許是與促進兒童的福利一致的。在一些國家和地區,對家庭、婚姻和養育的社會觀念的轉變正在影響著幼兒的童年經歷,例如有些幼兒家庭出現分離和重新組合。經濟壓力也對幼兒產生著影響,例如,有些父母被迫到遠離家庭和社區的地方工作。在另一些國家和地區,父母一方或雙方或其他親屬感染愛滋病毒/  愛滋病並因此而死亡,這一現象現在已經成為幼兒期的一個共同特點。這些因素和許多其他因素影響到父母履行其對子女責任的能力。總的來說,在社會急劇變革的時期,傳統做法也許不再可行或適用於當前的撫養狀況和生活方式,但同時,人們還沒有足夠的時間來吸收消化新的做法以及瞭解和評價新的撫養能力。

19. Social trends and the role of the family. The Convention emphasizes that “both parents have common responsibilities for the upbringing and development of the child”, with fathers and mothers recognized as equal caregivers (art. 18.1). The Committee notes that in practice family patterns are variable and changing in many regions, as is the availability of informal networks of support for parents, with an overall trend towards greater diversity in family size, parental roles and arrangements for bringing up children. These trends are especially significant for young children, whose physical, personal and psychological development is best provided for within a small number of consistent, caring relationships. Typically, these relationships are with some combination of mother, father, siblings, grandparents and other members of the extended family, along with professional caregivers specialized in childcare and education. The Committee acknowledges that each of these relationships can make a distinctive contribution to the fulfilment of children’s rights under the Convention and that a range of family patterns may be consistent with promoting children’s well-being. In some countries and regions, shifting social attitudes towards family, marriage and parenting are impacting on young children’s experiences of early childhood, for example following family separations and reformations. Economic pressures also impact on young children, for example, where parents are forced to work far away from their families and their communities. In other countries and regions, the illness and death of one or both parents or other kin due to HIV/AIDS is now a common feature of early childhood. These and many other factors impact on parents’ capacities to fulfil their responsibilities towards children. More generally, during periods of rapid social change, traditional practices may no longer be viable or relevant to present parental circumstances and lifestyles, but without sufficient time having elapsed for new practices to be assimilated and new parental competencies understood and valued.

 

(四)兒權第14號一般性意見(兒童最大利益)

一、導言

6.兒童權利委員會強調,兒童最大利益概念包含了三個層面:

(a)一項實質性權利…… (b)一項基本的解釋性法律原則…… (c) 一項行事規則: 每當要作出一項將會影響到某一具體兒童、一組明確和不明確指定的兒童或一般兒童的決定時,該決定進程就必須包括對此決定可對所涉兒童或諸位兒童所帶來(正面或負面)影響的評判。對兒童最大利益的評判和確定必須具備程序性的保障。此外,決定的理由必須清楚表明業已明確兼顧到了此項權利。為此,不論是針對廣泛的政策問題,還是個體案情而論,締約國都應說明,決定如何履行了對此權利的尊重:即,究竟何為符合兒童的最大利益;依據的是何種標準;以及如何兒童利益為本,來權衡對其它利益的考慮。

6.The Committee underlines that the child's best interests is a threefold concept: (a)A substantive right:……(b)A fundamental, interpretative legal principle……(c)A rule of procedure: Whenever a decision is to be made that will affect a specific child, an identified group of children or children in general, the decision-making process must include an evaluation of the possible impact (positive or negative) of the decision on the child or children concerned. Assessing and determining the best interests of the child require procedural guarantees. Furthermore, the justification of a decision must show that the right has been explicitly taken into account. In this regard, States parties shall explain how the right has been respected in the decision, that is, what has been considered to be in the child’s best interests; what criteria it is based on; and how the child’s interests have been weighed against other considerations, be they broad issues of policy or individual cases.

  四、法律分析和與「公約」一般原則的關係 A.對第3 條第1 款的法律分析 2.“由公私社會福利機構、法院、行政當局或立法機構執行”(c)行政當局

30.兒童權利委員會強調,所有各級行政當局的決策範疇必須極為寬廣,涵蓋涉及教育、照料、保健、環境、生活條件、保護、庇護、移民、獲得國籍等方面的決策。行政當局就上述領域作出的個體決定,必須依據兒童的最大利益進行評判,並以之作為所有執行舉措的指導。

30.The Committee emphasizes that the scope of decisions made by administrative authorities at all levels is very broad, covering decisions concerning education, care, health, the environment, living conditions, protection, asylum, immigration, access to nationality, among others. Individual decisions taken by administrative authorities in these areas must be assessed and guided by the best interests of the child, as for all implementation measures.

五. 執行:評判和確定兒童的最大利益

46.如前所述,“兒童最大利益”是基於對某兒童或兒童群體具體情況下所涉利益評判的一項權利、一項原則和一項行事規則。當評判和確定兒童最大利益時,為了就某一具體措施作出決定,應遵循下列各步驟:(a)第一,在案情的具體實際情況範圍內,查明哪些是最大利益評判所涉的相關要素,賦予這些要素具體的內容,並較之其它要素,劃定每項要素的比重;(b)第二,為此,要遵循一項程序以確保此權利受到法律保障且被恰當地適用。

46.As stated earlier, the “best interests of the child” is a right, a principle and a rule of procedure based on an assessment of all elements of a child’s or children’s interests in a specific situation. When assessing and determining the best interests of the child in order to make a decision on a specific measure, the following steps should be followed:(a) First, within the specific factual context of the case, find out what are the relevant elements in a best-interests assessment, give them concrete content, and assign a weight to each in relation to one another;(b) Secondly, to do so, follow a procedure that ensures legal guarantees and proper application of the right.

47.若有可能的話,通過跨學科人員組成的團隊─且必須在當事兒童的參與下作出決定。

47.If possible a multidisciplinary team –, and requires the participation of the child.

 

(五)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對於生殖保健規範

第12條:「締約各國應採取一切適當措施以消除在保健方面對婦女的歧視,保證她們在男女平等的基礎上取得各種包括有關計劃生育的保健服務。」(中文翻譯源自行政院性別平等處網頁<https://www.gec.ey.gov.tw/news5.aspx?n=0FA95BAEF8038564&sms=6E4F72C75BA15E25>公開資訊)

Article 12:States parties shall take all appropriate measures to eliminate discrimination against women in the field of health care in order to ensure, on a basis of equality of men and women, access to health-care services, including those related to family planning.

 

(六)世界衛生組織(WHO) 對不孕症之定義(WHO網頁<http://www.who.int/reproductivehealth/topics/infertility/multiple-definitions/en/> )

不孕症的臨床定義為,經過12個月或更長時間規律性交且未避孕,仍無法達到臨床妊娠的生殖系統疾病。世界衛生組織並未改變對這一定義。重要的是,這個定義提供了不孕症的臨床描述,它並無提供關於生育護理服務的任何建議。世界衛生組織目前正在與其合作夥伴合作更新術語表,並正在考慮修訂不孕症的定義。如果不孕症的定義有所改變,它將仍然是不孕症作為生殖系統疾病的臨床描述,並且不會提供關於生育護理服務的建議。不孕視為殘疾:不孕為生育殘疾(功能受損)。

Infertility is “a disease of the reproductive system defined by the failure to achieve a clinical pregnancy after 12 months or more of regular unprotected sexual intercourse. WHO has not changed its use of this definition. It is important to note that this definition provides a clinical description of infertility. It does not make any recommendations about the provision of fertility care services. WHO is currently collaborating with its partners to update the Glossary and consideration is being given to revising the definition of infertility. Should there be a change in the definition of infertility, it will remain a clinical description of infertility as a disease of the reproductive system and will not make recommendations about the provision of fertility care services. Infertility as a disability. Infertility generates disability (an impairment of function).

 

(七)聯合國「世界人口行動綱領」(World Population Plan of Action 1974)

<https://www.unfpa.org/events/world-conference-population>

14條(f)

夫婦和個人有自由和負責地決定兒女的數目、相隔時間及取得相關訊息、教育和方法的基本權利。夫婦和個人在行使這種權利時有責任考慮他們現有子女和將來子女的需要及他們對社會的責任。

All couples and individuals have the basic right to decide freely and responsibly the number and spacing of their children and to have the information, education and means to do so; the responsibility of couples and individuals in the exercise of this right takes into account the needs of their living and future children, and their responsibilities towards the community.

 

(八)聯合國「國家人權手冊」(A HANDBOOK FOR NATIONAL HUMAN RIGHTS INSTITUTIONS)

<https://www.unfpa.org/publications/reproductive-rights-are-human-rights>

某些科技發展例如輔助懷孕技術的進步,包括體外受精試管嬰兒,引發一些倫理問題。對於有關所有夫妻和個人有自由和負責地決定兒女的數目、相隔時間及取得相關訊息的基本權利,是否不論出於醫學原因無法生育,還是因單身或同性無法生殖者均得主張此權利,許多人認為協助生殖已超出生育權的範圍。

Certain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s, such as advances in assisted pregnancy, including in vitro fertilization, raise a number of ethical issues.The ICPD refers to the “basic rights of all couples and individuals to decide freely and responsibly the number, spacing and timing of their children and to have the information and means to do so”. Does this include the right to assistance for persons who cannot become parents unassisted, whether for medical reasons or because they are single or live in same sex relationships?Many would say that such assistance falls beyond reproductive rights.

三、經查國際針對人工生殖子女相關調查研究,有研究發現單身女接受捐精所生子女,在社會、心理各方面與雙親家庭是一樣的;有研究發現同性伴侶所養育子女心理發展不比異性伴侶來的差,提供的家庭環境足夠支持且促進兒童心理發展與異性伴侶相同;但亦有研究發現,單身女接受捐精所生子女,相較於一般傳統家庭或其他接受捐精家庭子女,發生法律問題及藥物濫用問題之風險較高。相關國際文獻綜整如下:

(一) 1998年Chan, Baboy, & Patterson發表「Psychosocial Adjustment among Children Conceived via Donor Insemination by Lesbian and Heterosexual Mothers」,從加州精子銀行客戶,找到參與的80個家庭(34個女同志雙親家庭、21個女同志單親家庭、16個異性雙親家庭,9個異性單親母親家庭),孩子平均年齡7歲。針對各種不同結構之捐精家庭,其親職壓力、關係調適、孩子的問題及適應行為評估,研究結果發現:父母的性傾向與不同結構的捐精家庭型態,對於親職壓力、關係調適、孩子的問題與適應行為評估(包含親生母親評估、非親生母親之家長評估、老師評估),並無顯著相關性。

 (二) 2003年Vanfraussen et al.發表「 Family Functioning in Lesbian Families Created  by Donor Insemination」,比較美國24個使用人工生殖技術的捐精女同志家庭與24個異性家庭,子女平均年齡10歲5個月,以面訪(雙親及子女分開受訪)及問卷結果進行測量,發現此二類家庭之親子關係與互動非常相似(如聊天、談心事、爭吵,分別從家長、子女角度評估),差異是在異性家庭的子女有心事會比較傾向跟自己的媽媽講,在女同志家庭則無此現象,研究亦表示女同志家庭的兩位母親因同樣參與育兒過程,「社會母親」與子女雖無血緣聯繫,並不妨礙她承擔平等的育兒責任。文末提及因本研究樣本數小,研究結果需謹慎解釋,本研究雖已涵蓋女同志家庭功能的幾個主題,未來的研究可能會以直接觀察親子行為的方式,取代自我報告。

(三) 2003年愛爾蘭研究所Céifin Centre發表「 Family Well-Being:What Makes A Difference? Study Based on a Representative Sample of Parents & Children in Ireland」,該研究以當地夫妻及子女為對象,依家庭類型(單親、雙親、已婚父母、同居、分居、單身等)、家庭過程(親子關係與父母關係)、個人特徵、家庭狀況等,探討造成家庭幸福感差異的因素,研究結果發現:

1.母親的心理健康程度(包含對孩子提供協助、鼓勵與支持,解決與伴侶衝突的能力等),可增加兒童幸福感,且影響力大於父親。

2.儘管父親對孩子幸福感的影響比母親少(可能因為母親花更多時間陪伴,也可能是母親在家庭氣氛更有影響力),但父親在所有家庭類型中都有影響力,包含父親不與孩子生活在一起的家庭。有父親的支持,會增加孩子對生活的滿意度、減少心理障礙。

3.影響兒童身心健康的主要因素為家庭過程(解決衝突的能力及父母的人格特質),而家庭類型對家庭成員的幸福感幾乎沒有影響(可能的影響因素是單親母親的心理健康)。

(四) 2005年美國心理協會發表「Lesbian & Gay Parenting」同性伴侶教養,指出沒有證據認為同性伴侶不適合成為父母,其所養育子女心理發展也不比異性夫妻來的差,迄今的研究皆證明同性伴侶提供的家庭環境足夠支持及促進兒童心理發展,與異性夫妻相同。但文末也提及同性伴侶與其子女研究相當新穎且相對較少,其後代青春期及成年期的發展也了解不足,因此長期性的研究是非常需要的。

(五) 2012年美國德州大學社會學教授Mark Regnerus發表「New Studies Challenge Established Views about the Development of Children Raised by Gay or Lesbian Parents」,認為上述美國心理協會發表同性伴侶教養內容所提文獻有超過3/4比例樣本數少、不具代表性且非隨機樣本,近一半樣本缺乏異性夫妻對照組,大多數的研究沒有經過仔細的審查,數據不足以得出明確的結論,缺乏高品質的數據會讓最重要的問題無法解決且無法得到答案。

(六)2012年Loren Marks發表「Same-sex parenting and children’s outcomes: A closer examination of th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s brief on lesbian and gay parenting」,認為上述美國心理協會發表同性伴侶教養簡報內引用的59項研究成果,存在包括:同質抽樣、缺乏比較組、矛盾數據、研究範圍受限、缺乏長期結果數據、缺乏統計能力等問題,所提出的結論不能憑經驗確定。

 (七)2010年美國學者Marquardt E, Glenn ND and Clark K發表「My Daddy's Name Is Donor:A New Study of Young Adults Conceived through Sperm Donation, American Values」,研究結果發現:

1.針對異性婚姻夫妻、單身女性、同性伴侶接受捐精所生子女之心理狀態分析,發現單身女性接受捐精所生子女,相較於其他兩者,對於生父及捐贈者家庭有更多好奇與希望能瞭解。

2.單身女性接受捐精之家庭,其子女成長過程(16歲前)有較高機率(49%)面臨家庭型態之轉變(例如結婚或同居),而異性婚姻父母及女同志接受捐精家庭分別為39%及36%。

【針對上述研究有關單身女家庭面臨家庭型態之轉變機率較高,另查2013年McLanahan S and Thomson E發表「Reflections on “Family Structure and Child Well-Being:Economic Resources vs. Parental Socialization”」,提及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調查家庭結構與兒童福利,探討家庭結構與兒童學業及社會情感發展之間的關聯,研究結果發現:

       (1)家庭結構轉型累積次數,與兒童期至成年期過程表現,呈負相關。

       (2)家庭結構不穩定,與較差之親子關係,具關聯性。】

3.相較於一般傳統家庭,接受捐精家庭所生子女,其成長過程(25歲前)發生法律及藥物濫用(或成癮)問題之風險較高(約2.5倍),其中又以單身女性接受捐精所生子女發生風險最高。

4.據問卷調查結果,捐精子女約有四分之三比例同意以下問題:

(1)我認為每個人都有權享受孩子。

(2)人工生殖技術對孩子有好處,因為孩子們被需要。

(3)我們的社會應該鼓勵人們捐贈他們的精子或卵子給其他想要的人;健康保險計劃和政府政策應該使人們更容易得到捐贈精子或卵子所孕育的嬰兒。

5.單身女接受捐精所生子女的成長處境與心聲

(1)個案一Katrina Clark說:母親總是開放的跟我說明我的來源,我與母親的關係也非常親密,當我逐漸長大且開始因為身分而掙扎,當看到周遭朋友有自己的父母時空虛感來臨,我開始明白我是誰,而且某種程度上是個怪胎。我真的從來沒有父親,我終於知道什麼是受捐精子女,且我憎恨它。

(2)個案二Lindsay Greenawalt說:母親從小就告訴我出生事實,當青少年時期,最糟的部分是我對自己的出生感到羞愧,我希望我是正常的來到世界,來自性行為而不是醫師的手術,一夜情懷孕的想法都比精子捐贈來的好,我的母親從未見過我的父親,從沒跟他說過話,更不用說跟他分享任何親密關係,這種聯繫的缺乏是不自然的,直到18歲前我都認為自己是個自然界的怪胎。

(八) 2012 Robert Oscar Lopez發表「Growing Up With Two Moms: The Untold Children’s View」,一位在同性婚姻家庭(女同志)長大的男性表示,在這種家庭長大是非常困難的,不是因為別人的偏見,而是覺得同齡人(即使父母離異)在家中學習了所有不成文的禮儀和肢體語言規則;他們理解在某些環境中適合說什麼,什麼不適用;他們學到了傳統上男性化和傳統的女性化社會機制;在交友方面不知道如何使自己對女孩有吸引力,因為從小生活環境,讓他直到大學都認為自己是同性戀,一直到28歲跟女人發生關係後才知道自己是雙性戀者。

(九)2016年英國劍橋大學Zudeh教授發表之「Single Mothers by Choice:Mother-Child Relationships and Children’s Psychological Adjustment」(Journal of Family Psychology 2016 Vol.30.No.4 409-418),比較使用人工生殖技術的51個單身女捐精家庭與52個雙親捐精家庭,兒童年齡4到9歲,以訪談、觀察及問卷調查(對象為母親及老師)方式,發現兩種家庭之育兒品質、兒童適應力、心理健康(情緒及行為方面)並無差異,研究結果認為單身母親本身並不會造成兒童的心理問題,只是孩子會主動詢問沒有父親的原因,而造成母親之心理壓力。

(十)歐洲法學暨司法中心(The European Centre for Law and Justice, ECLJ)為國際非政府組織,致力於提倡及保護歐洲及全球人權,該網站公布「匿名捐精對兒童的傷害」報告,並公布聯合國於2018年3月6日舉辦的會外活動"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ies and Human Rights",邀請兩位年輕匿名捐精後代現身說法(影片〈https://eclj.org/family/un/les-blessures-des-enfants-ns-par-pmatmoignages-et-rapport-de-leclj〉),表示匿名捐精違反兒童利益也違反兒童知道身分的權利,其中包括了解自己的起源及儘可能由生父母養育成人,ECLJ與歐洲當局及聯合國合作,承諾確保這項自然權利應被歸還。網站最末也希望網友廣發這份報告及這些影片,並連結生命醫學倫理委員會網站,有關「兒童有知道起源及祖先的權利」及「『反對』開放單身女性及女同志使用醫學匿名生殖技術」開放投票及表達意見。2位捐精後代公開發表匿名捐精之影響如下:

1. Dr. Joanna Rose表示身為捐精後代,她對於自己不是父親的親生孩子感到失望,她與其他捐精後代試圖藉由基因網站追蹤其他兄弟姊妹,並找出基因父母,其中一位好友Neural Quich,花15年找她的生父,最後發現罹患大腸癌末期,在她去世前6週找到了她的父親,而她的死本來可以預防,因有大腸癌之遺傳家族史;而Dr. Joanna Rose則是擔心自己的兒女們,她的女兒Olive可能有糖尿病,她的兒子有心臟問題,當兒科醫師詢問她家族病史時,她有一種憤怒的感覺,就是我是被醫師故意製造出來的,這使她與她的子女們無法享有最大利益。

2. 另一捐精後代Stephanie表示,對於自己一半身分未知,她急切地想知道生父是誰,她無法理解怎麼會有人放棄自己的血親並送給陌生人,對她而言,了解自己的身分、血緣及遺傳家族醫療史都很重要,她與其他捐精後代透過一非營利組織,利用閒暇時檢測DNA,藉由比對國際DNA資料庫,找出血親父母,這背後有許多複雜的問題,有人面對不受歡迎的悲傷且深深地影響著日常生活,捐精後代必須自己承受及面對問題,有人說,你們要為活著而感恩且閉嘴,但有些事已無法改變。

備註:目前尚查無捐精子女於國際組織公開發表較正向之看法,各位網友如有相關資料,歡迎提供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署參考。

附檔:與會者於會後提供之補充資料。

四、協作會議與會人員意見與社會相關討論

議題

正方

反方

兒童最佳利益

  1. 家庭不一定要有一父一母,有其他成員支持亦可。單身女的家庭背景若經濟條件及人力均充足,亦可提供下一代健康優良的成長環境。
  2. 嬰兒本來就無法選擇父母及家庭環境。單身女接受捐精生下的小孩,未來可能因擁有一個很棒的媽媽而感到幸福。另外,目前沒有研究證據顯示同性伴侶不適合成為父母,其所養育子女的心理發展也不一定比異性夫妻來的差,同婚父母一樣可以提供子女足夠的家庭環境條件與心理支持。
  3. 接受捐贈生殖細胞衍生之問題(例如無法得知家族疾病史),不論是受術夫妻或單身女都有,不宜以此作為限制單身女施行人工生殖的理由。
  4. 家庭中無父親不是問題,重點在於如何教育使兒童有正確的人生價值觀。
  5. 社會對單親人工生殖子女的歧視,應該要靠強化大眾反歧視教育加以改善,而非以此作為限制開放之理由。
  1. 每一個孩子都是從一父一母而來,沒有人可以否認父親對孩子成長的重要性,家庭應有父母對子女才是最佳利益,「孩子由父母自然受孕生出,並能由親生父母照顧最符合孩子的福祉」;若開放單身女施行人工生殖,等於由國家立法同意讓孩子一出生就無法律上父親,阻止孩子知其父及由生父撫養的可能性,刻意製造單親家庭,不符人倫也不合兒童最佳利益。
  2. 單身女施行人工生殖,滿足「擁有孩子」的慾望,是「大人中心」的思想,以追求個人滿足快樂為考量;一捐精後代Alana說,接受捐精生育的人只在乎自己,很難接受自己沒有孩子,卻忘了他們的孩子需要親生的父母,他的生父,只是個被支付75美元並在精子庫自慰的人,且生父願意把她送給陌生人,而不是讓她成為自己的孩子,他覺得被親生父親遺棄。
  3. 剝奪孩子的醫療家族史,受贈生殖細胞之人工生殖子女,因未知捐贈者之家族疾病史,未能及早因應與預防,影響健康權益。
  4. 家庭缺乏父親,兒童將缺乏男性社會化榜樣。
  5. 單親人工生殖子女較易受到社會歧視。

單親家庭

  1. 單親家庭不是一種「問題」,只是一種現象,有愛最重要,單親家庭對子女的照顧能力不一定比異性父母差,單親家庭也有妥善照顧幼兒的成功案例;反觀異性父母並非皆有能力及正確態度養育下一代,且婚前有子者,多為單親撫養其子女。異性婚姻也可能因日後離異或意外等而成為單親家庭。
  2. 如果施行人工生殖要設定經濟要求,若只對單身女而不對已婚夫妻要求,是不公平的,兩者間應條件一致。
  3. 據調查,丹麥在2017年是歐洲單親家庭比例最高的國家,近三成,丹麥在近幾年都入選為最快樂國家前三名;臺灣則是12%是單親家庭。
  4. 應尊重包容多元價值,家的基礎是愛、關懷及責任,不應以單一的倫理價值來評斷不同社會情境下所產生的家庭模式。很多家庭的誕生並非自願性的,應以更寬廣、包容的多元價值,理解與尊重各種家庭。不論何種家庭模式,基本權利都應受保障。
  1. 已婚家庭出生的孩子多數能享受到穩定的家庭狀況。在不完整婚姻下成長的孩子,日後離婚或成為未婚父母的可能性較高。
  2. 單親比雙親少了一個人力,如開放單身女施行人工生殖,是否需設定經濟條件要求?
  3. 針對左述丹麥名列快樂國家一節,2018聯合國世界快樂報告中,以六項評比指標: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預期健康壽命、選擇人生的自由度、慷慨程度、社會支持度、政府及企業的腐敗程度,得出快樂國家的排行:芬蘭、挪威、丹麥等。但這些「發展指標」並無法顯示出人的「主觀幸福感」。
  4. 單身女接受人工生殖,將使兒童缺乏來自父系的血親和姻親,瓦解家庭為人倫的基礎。父母該為自己的血源親代負責,並延伸出廣範的人倫關懷,包含家人、親族、朋友等。父母和親生子女的關係無可取代,又因各國社會福利制度不同,台灣的自然家庭制度若遭瓦解,造成之衝擊將比歐美更為嚴重。國家政策的制訂仍應以「維繫人倫天性、保護家庭觀念」為原則,避免衍生難以解決的反效果。

生殖醫療權

  1. 人工生殖技術限制單身女使用,有違反國際公約CEDAW之疑慮。
  2. 人人均應享有生育自主權,不論已婚、未婚、各種性傾向者,都有權利用多元管道孕育自己的孩子,都該有平等生育權、身體自主權,包含接受生殖細胞捐贈及施行人工生殖。女同志可合法領養,為何不能透過人工生殖擁有小孩?若同志應接受天生無法生育的生理限制,那不孕的夫妻是否也應要接受無法生育的生理事實?政府應避免國人赴他國施行人工生殖而無保障,希望可以在本國享有安全合法的醫療環境。
  1. 國際公約CEDAW提及之生育保健服務,係指應避免因歧視而限制特定族群取得保健服務資源之意,與「開放使用人工生殖」已涉及生命倫理、未來捐精後代之重大權益,係不同層次之問題。
  2. 不孕夫妻因生殖器官病變或缺陷,以捐贈生殖細胞協助治療不孕症,係基於醫治生育殘疾所採行不得已之手段;單身者無法於自然狀態下生育子女,此種非醫療目的而係滿足個人生育慾望之情形,不宜一概而論。國家政策制訂不應違反自然法則,科技運用應以輔助人類於自然法則下生活為原則,醫療資源濫用的結果,將導致人倫秩序紊亂。

  • 回應日期

    2018-03-27

  • 回應機關

    衛生福利部


參採情形

 〈將於107年6月12日前發布正式回應時說明〉


分析說明

各位關心本提議的網友好:

為研商本案後續政策方向,奉行政院唐政務委員鳳辦公室交下,訂於107年4月13日(星期五)上午10時至下午3時召開協作會議,除邀請提案人外,亦歡迎關心此案的附議人出席會議,特此公告,開放報名。欲報名出席者,請填寫google表單(連結:https://goo.gl/forms/k3eoBdq5IaOkjKdt2)。

我們將依報名時間序,取最先報名之5位附議人出席,並取3名作為備取,相關注意事項如下:

報名時間:自即日起至107年4月3日(星期二)下午5時為止。

報名資格:有參與連署「開放單身女可以合法施行『人工受孕』及『試管嬰兒』」之附議人。

報名方式:請填寫本報名表單,且為審核是否有參與該案連署,請務必正確填寫登入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之信箱或是手機號碼。

報名成功後,我們將於107年4月4日(星期三)前寄發郵件及電話通知,敬請留意您的信件。(若非優先報名之前5名附議人,將不另行通知)

如有任何問題,請與本案聯絡人賴小姐聯繫,電話:(02)25220648。


研商辦理情形

 〈將於107年6月12日前發布正式回應時說明〉


參採情形

 〈將於107年6月12日前發布正式回應時說明〉


後續推動規劃

 〈將於107年6月12日前發布正式回應時說明〉

  • 回應日期

    2018-02-21

  • 回應機關

    衛生福利部


參採情形

〈將於107年6月12日前發布正式回應時說明〉


分析說明

感謝提案人Shu Kai Wu及所有關注此議題的網友,本部已接收到各位的連署,以下初步說明本部針對此連署案的回應規劃:

 

Step1 問題釐清–107年3月2日以前,聯繫原始提案人釐清並確認提案內容。
Step2 溝通協作–奉行政院唐政務委員鳳辦公室交下,預定於107年4月13日召開「開放政府議題協作會議」,聽取多元意見,與關注本議題之利害關係人充分溝通及進行協作,以研商本案後續政策方向。
Step3 正式回應 –為充分研商及後續綜整107年4月13日開放政府協作會議結果,故本案依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實施要點八、國民提議回應(五)規定,權責機關得延長回應期間(不得超過二個月),本部將於107年6月12日前正式回應,並將正式回應在平臺上公開。

 

在最後的正式回應刊登前,我們也會在過程中,視進度將研議進展在此平台和大家分享。再次感謝提案人與各位網友的連署,請各位靜候我們的正式回應。

 


研商辦理情形

〈將於107年6月12日前發布正式回應時說明〉


參採情形

〈將於107年6月12日前發布正式回應時說明〉


後續推動規劃

〈將於107年6月12日前發布正式回應時說明〉

:::
附議名單

 

編輯附議想法

剩餘500字可輸入(包含標點符號在內限500字以下)。

協助我們改善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