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 首頁 提點子 「姻親專法」:禁止姻親以話語、行為及傳統習俗干涉婚姻雙方當事人,落實婚姻自主權及婚姻內人權

提議者Ally

「姻親專法」:禁止姻親以話語、行為及傳統習俗干涉婚姻雙方當事人,落實婚姻自主權及婚姻內人權

  • 分享至

尚須0個附議

已附議:5375

附議期限倒數

時間已截止

提議內容或建議事項

 

【話語、行為部分】

1.姻親不得以話語、行為干涉婚姻當事人的婚姻內事務,舉凡「未來規劃、居住地、家務、工作、日常作息、生活習慣、休閒喜好」皆在婚姻事務範圍內。

 

2.姻親不得要求婚姻當事人執行任何非份內家事及勞動。

 

3.姻親不得以話語、行為干涉婚姻當事人對其小孩的日常教養過程。

 

4.姻親不得以話語直接或間接貶低、嘲弄婚姻當事人及其家人。

 

5.姻親不得以話語、行為干涉婚姻當事人及其小孩於任何時間點返回其原生家庭。

 

6.未事先告知婚姻當事人,禁止姻親擅入其共同居所或房間。

 

7.未經婚姻當事人同意,禁止姻親擅自翻閱、拿取婚姻當事人私有物。

 

8.未經婚姻當事人同意,禁止姻親擅自決定婚姻當事人小孩的姓名命名。

 

→以上對當婚姻當事人個體缺乏尊重、忽視婚姻當事人對小家庭的自主權。

 

【傳統婚禮習俗部分】
9.姻親不得收取婚姻當事人的聘金、嫁妝等任何金錢、財物。
→(現代婚姻的法律效力為公證,姻親無論哪一邊長輩收取任何金錢財物,皆無實際婚姻效益;不但增加婚姻當事人困擾,同時增加姻親將婚姻當事人視為以財物交易買賣的「財產」心態。)

 

10.姻親不得要求婚姻當事人進行歧視婚姻當事人的傳統婚禮儀式。例:潑水、丟扇子、大餅......。
→(傳統婚禮儀式中,有許多項目含有歧視婚姻當事人的涵義,婚姻當事人執行其儀式的同時,亦強化姻親將傳統觀念的歧視置於婚姻當事人身上。)

 

(本文所指姻親:現為或曾為婚姻當事人的直系姻親或旁系姻親。)

 

 


利益與影響

 

即使到今日的婚姻,姻親(尤其公婆)的傳統觀念,大多仍把媳婦當成過戶到自己家的「財產」,沒有媳婦「結婚」的人是老公,而不是姻親長輩的認知;大多仍認為媳婦是「嫁」來自己家,該聽自己的話,大舉施展家庭結構內的權力支配。

 

媳婦們礙於對長輩尊重的道德觀念,多難以替自己發聲辯解,不斷承受並累積,如同婚姻內的隱形枷鎖。姻親長輩認同傳統婚姻觀念的同時,多對尊重媳婦的婚姻自主權缺乏概念。「婆媳問題」近年來在各大離婚原因排行榜上居高不下,顯示大量婚姻當事人其中一方「對於姻親涉入婚姻的傳統婚姻觀念反抗無能」,或者婚姻當事人雙方「勸導姻親長輩改變傳統婚姻觀念」無效。

 

十幾年前,身邊發生過姻親長期以傳統觀念壓迫婚姻當事人至自殺的實際案例,心痛卻無能為力。時至今日,聽聞「張○馨事件」時,對姻親的傳統觀念仍未進步感到驚駭。一個月以來,各媳婦群組、社團的發酵不斷。從身邊朋友懷孕時被姻親長輩的傳統觀念、言語壓迫直至承受不住,當場子宮收縮血崩,送醫後一屍兩命收場;到親人曾經因姻親長輩長期侵犯隱私至憂鬱症,天天服藥無法入眠,蒐證想反擊卻因其證據在現行法律裡不被認同為侵犯隱私(上述第6、8項),告訴失敗後,當事人的家人被姻親家族嘲弄,最後當事人不堪羞辱自殺身亡......各個案例血淚斑斑,都因婚姻當事人並未在社群媒體公開遺書,成為黑數。

 

現行「家暴法、妨害自由罪、妨礙名譽罪......」皆有未符合上述「姻親專法」項目的部分,其最大原因在於現行法的家暴法的法條「騷擾、控制、脅迫」以觀念作為標準;妨害自由罪的法條亦以「使人為奴隸或使人居於類似奴隸之不自由地位者」、「以加害生命、身體、自由、名譽、財產之事恐嚇他人」觀念作為標準......。

 

而現今姻親的「言語、行為」干涉,在目前社會姻親傳統觀念下,大多難以被認定為符合「控制、恐嚇、脅迫、足以毀損他人名譽......」觀念項目,因此本提案中盡可能以「實際事實」為項目,或抽換成「干涉、貶低......」較輕微、較符合現今姻親傳統觀念社會的觀念詞,以求有效性。

 

大量的媳婦們礙於傳統觀念的輿論壓力,往往只能尋求私密群組、社團私下宣洩,人命事件卻從未停止。現今社會中,許多姻親都曾經是被傳統觀念壓迫的媳婦,自己「熬」過了,開始複製循環「熬」下一代。「熬」得過是幸運,「熬」不過是憂鬱症、離婚率數字或人命黑數;傳統婚姻觀念在代代姻親的重複「熬煮」過程中僵化,傷害著婚姻當事人。

 

當傳統觀念僵化,跟不上現實需求時,法律亦可扮演催化的角色。(例如:燒金紙不環保,但老一輩的傳統觀念認為拜拜要燒金紙才虔誠,勸導路線無效,因此立法規禁止民眾自行燒金紙,與勸導並行。)

 

因此,「姻親專法」可專門提供姻親們一套可遵循的規則,避免姻親觸犯底線,導致增加離婚案件數量、傷及婚姻當事人身心性命。同時,社會亦可運用「姻親專法」進行推廣勸導,漸進改變傳統婚姻觀念,雙管齊下,促進姻親對婚姻當事人的尊重,減少姻親對婚姻當事人的身心傷害。

 

以此專法提案致「張○馨及曾經的張○馨們」,
期許「姻親專法」成真,期許台灣能減少姻親對婚姻當事人的各層面傷害。

 

 


權責機關

主辦單位 法務部 

協辦單位 衛生福利部 

  • 313關注

機關回應

  • 回應日期

    2020-12-23

  • 回應機關

    法務部


參採情形

未予採納。


分析說明

 提議內容現行法令已有規範,餘如研商辦理情形。


研商辦理情形

 一、聯繫提議者釐清訴求:
法務部於109年11月2日以電子郵件方式與提議者聯繫瞭解其訴求,提案人於同年月8日回復法務部,補充內容如下:
1.
姻親範圍除了原先提出的直系,增加包含旁系姻親。
2.
婚姻當事人與姻親同住,亦無照護撫養姻親的法律責任。


二、本件提案部分內容涉及家庭暴力防治法相關規定,經協辦機關衛生福利部回應如下:
(一)
依家庭暴力防治法(以下簡稱本法)第2條及第3條規定略以,被害人如遭受現為或曾為直系姻親或四親等以內之旁系姻親實施身體、精神或經濟上之騷擾、控制、脅迫或其他不法行為,即符合本法所稱之家庭暴力範疇。其中精神上之騷擾、控制、脅迫或其他不法行為,大致包括以下幾種類型: 
1.言詞虐待:
用言詞、語調之方式對被害人進行脅迫和/或恐嚇,以企圖控制被害人,如:謾罵、吼叫、侮辱、諷刺、恫嚇、威脅傷害被害人或其親人、揚言使用暴力等。
2.心理虐待:
竊聽、跟蹤、監視、冷漠、鄙視、羞辱、不實指控、試圖操縱被害人等足以引起被害人精神痛苦的不當行為等。
3.性虐待:
強迫被害人發生性行為或特別的性活動;逼迫觀看性活動、色情影片等。
(二)
就民眾所提姻親專法之內容,如婚姻當事人之直系姻親或四親等以內旁系姻親對婚姻當事人之話語貶低、嘲弄或干涉行為,符合上述精神暴力之樣態,並讓當事人感到畏懼及痛苦,當事人可撥打113保護專線或就近至各直轄市、縣(市)政府家庭暴力防治中心諮詢求助。家庭暴力防治中心受理後,將會依其需求提供或連結本法第8條所列舉之相關服務,如:協助診療、驗傷、經濟扶助、法律服務、住宅服務、庇護服務、諮商服務等。
(三)
另依本法第10條、第14條及第61條規定略以,當事人得向法院聲請通常保護令、暫時保護令,且法院審理終結後,認有家庭暴力之事實且有必要者,將依當事人聲請或依職權核發保護令。相對人如違反保護令有關禁止實施家庭暴力、騷擾、接觸、跟蹤、通話、通信或其他非必要之聯絡行為等裁定,應處以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10萬元以下罰金。
(四)
綜上,民眾所提姻親專法之內容係涉及人民於婚姻關係中之人格維護及自由權利,非僅限於防治家庭成員間之暴力行為,但如婚姻當事人之直系姻親或4親等以內旁系姻親對婚姻當事人之言語或行為已符合家庭暴力範疇,即可適用本法相關規定。


三、主辦機關法務部就本件提案及補充意見之回應分列如下:

 (一) 有關姻親之範圍:
1.
依我國民法,姻親係指因婚姻關係而發生之親屬,民法第969條規定:「稱姻親者,謂血親之配偶、配偶之血親、及配偶之血親之配偶。」是以,本件提議者補充意見中有關姻親範圍應包含「旁系姻親」部分,現行民法已有規範。
2.
又依民法第971條規定:「姻親關係,因離婚而消滅;結婚經撤銷者亦同。」是婚姻當事人間之姻親關係,無論係直系或旁系姻親,因離婚或撤銷婚姻後,該姻親關係即歸於消滅,彼此間已無身分關係。
3.
另依本法第2條及第3條規定略以,被害人如遭受「現為」或「曾為」直系姻親或四親等以內之旁系姻親實施身體、精神或經濟上之騷擾、控制、脅迫或其他不法行為,即符合家暴法所稱之家庭暴力範疇。就家庭暴力被害人之保護而言,上開規定所定「家庭成員」之範圍較姻親範圍為廣,惟本法相關規定是否仍有修法之必要,將轉由衛生福利部另行研議評估。

(二)婚姻當事人與姻親同住亦無照護扶養姻親之義務?
1.
依民法第1114條第2款規定,夫妻之一方與他方之父母同居者,其相互間互負扶養之義務。惟依民法第1115條第1項規定,「子婦女婿」係第6順位之扶養義務人。又受扶養權利者,除直系血親尊親屬外,以不能維持生活而無謀生能力者為限(民法第1117條規定參照)。另依民法第1118條之1規定,如受扶養權利者對扶養義務者有虐待、重大侮辱或其他身體或精神上之不法侵害行為者,負扶養義務者尚可請求法院減免其扶養義務。是以,提議者此項訴求,就本件所涉之個案情形,應得循上開民法相關規定解決。
2. 
由於家庭成員的組成不同,使得家庭有各種不同的組成型態,每個家庭之狀況亦不相同,且公婆雖係媳婦之姻親,惟公婆對於其丈夫或與其子女為直系血親關係,在公婆與兒、媳同住之情形,是否得截然區分公婆與兒、媳間相互之扶養及照顧,抑或禁止公婆對於孫子女之保護教養?不無疑義。又依民法規定,家長家屬相互間亦互負扶養義務,則同住之姻親間,若一律採行均不負有扶養義務,是否適用於所有家庭?承前所述,如對扶養義務者有虐待、重大侮辱或其他身體或精神上之不法侵害行為,得依民法第1118條之1規定,可減免其扶養義務。
(三) 有關本件提議內容:
1.
有關本件提議內容禁止姻親以話語、行為及傳統習俗干涉婚姻雙方當事人,包括婚姻當事人有關「未來規劃、居住地、家務、工作、日常作息、生活習慣、休閒喜好」等婚姻事務、執行非當事人份內之家事及勞動、婚姻當事人對其小孩的日常教養過程等節,同前所述,由於每個家庭有各種不同的組成型態,生活狀況亦不相同,例如公婆對於孫子女為直系血親尊親屬,其對於孫子女之教養是否全無置喙之餘地?又倘於父母親失職而未對未成年子女善盡保護教養之義務時,祖父母是否不得制止其不當行為?亦值斟酌。
2.
又上述意見所禁止內容與範圍恐過於廣泛,且對於是否構成所稱「干預」行為,亦有認定上之困難。此外,倘有違反此項提議內容之法律責任為何?尚待釐清。蓋若為民事損害賠償或刑事責任,姻親違反上開禁止內容之行為,是否構成侵權行為而須負損害賠償責任,須依民法相關規定認定;刑法就被害人之人身自由遭受侵害時設有刑責規定(例如,刑法第304條規定,以強暴、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者,構成強制罪);另就被害人之名譽受有侵害時亦有處罰規定(例如,刑法第309條規定,公然侮辱人者,構成公然侮辱罪、第310條規定,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者,構成誹謗罪),須就個別行為認定是否該當犯罪行為之構成要件。另本法亦設有相關刑事責任之規定(如違反保護令罪,第61條規定參照),亦應依具體個案事實予以判斷。
3.
至提案內容所稱「不得收取婚姻當事人的聘金、嫁妝等任何金錢、財物、不得要求進行歧視婚姻當事人的傳統婚禮儀式,例如:潑水、丟扇子、大餅…」等事項,查上開民間習俗是否均宜立法予以禁止,容有討論之空間。


四、
綜上,現行本法、民法及刑法已設有相關處理機制,尚無須另立專法。惟為解決本項提案所述之姻親問題,應考量現行國家及社會提供當事人諮詢、經濟及法律面上之協助是否充足,而從強化與完備家庭暴力防治體系及法制之方向著手,例如加強推廣有關家庭暴力防治之衛生教育宣導計畫、向民眾宣導告知獲取相關家庭暴力被害人權益、救濟及服務等家庭暴力防治之相關資料(本法第53條、第56條及第57條規定參照),期使被害人能易於尋求及獲得協助,解決其所遭遇之問題,避免憾事發生。
 


參採情形

未予採納。


後續推動規劃

 將轉請衛生福利部評估是否強化現行有關本法之保護機制與宣導。

權責機關說明

  • 說明日期

    2020-11-03

  • 說明機關

    法務部


感謝提議者「Ally」及所有關注此議題的網友,本部已接收到各位的連署,以下初步說明本部針對此連署案的回應規劃:

根據國發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實施要點》第8點規定,本部須於2個月內〈109年12月25日前〉完成具體回應。辦理時程初步規劃如下:

  • Step1 問題釐清–109年11月8日(成案14個工作天)前,聯繫提案人釐清並確認提案內容。
  • Step2討論研議–109年11月30日前,進行訴求研析及可行性評估,必要時召開會議徵詢意見。
  • Step3 正式回應–109年12月24日(2個月內)前,將本部正式回應在平臺上公開。

     

在最後的正式回應刊登前,我們也會在過程中視進度將研議進展在此平臺和大家分享。再次感謝提案人與各位網友的連署,請各位靜候我們的正式回應。

 

 
附議名單

編輯附議想法

剩餘500字可輸入(包含標點符號在內限500字以下)。

常見問題與改善建議